人過了中年,才會明白這世上「最愚蠢的人」就是母親,3點看哭無數兒女

小時候看父母,總以為是神,什麼都能滿足兒女。

當我們成家了,也做了父母,才開始懂得父母的難處。

過了中年之後,我們的兒女正處於高中、大學,或者初出茅廬的狀態,父母也很老了,自己的壓力達到了極致,再想一想父母的愛,另有一番滋味。

正如作家錢海燕說的:「現在的家庭和一百年前的家庭的共同點是:自動化程度最高的設備,是母親。」

母親總是「愚蠢」的樣子,卻又包含了大智若愚的智慧。

#母親很蠢,為了兒女,不害怕生死。

對歷史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湖北全域及其周圍,曾經叫「荊楚」大地。

據《楚居》記載,有個叫妣厲的女子,在生孩子的時候,遇到了難產。

因為古代的醫術不高,無法有效處理,只能把孩子取出來,捨去母親的生命。

接生的巫師,用荊條包裹了母親的腹部,然後含淚下葬。

為了紀念這位母親,其所在的部落,用「荊」作為名字。後來,便有了「荊楚」的說法。

母親的愛,往往是生命的輪迴。古代有,今天還有。

俗話說:「孩子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懷胎十月,看起來很簡單,也很自然,並且母親的臉上,會露出笑容。但是其中的苦,只有母親自己知道。

身材很苗條的女人,因為生兒育女,用了水桶腰,甚至在做母親的那一刻,真正人老珠黃了。

但是母親呢?開始不那麼在乎自己的外表,而是惦記著嬰兒的吃喝拉撒,就是嬰兒的肌膚上,有一點點的傷痕,一個黑點,都會特別注意。

可以這樣說,有孩子的母親,多半從生死的邊沿,走了一回。為了孩子,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忽視,這不是笨,又是什麼?

#母親很蠢,養育兒女,不考慮自己的退路。

如果說,世上有人無私愛你,願意捨去一切幫你,那這個人就是母親。

有人說:「母親的胸懷是孩子最初的教育。」

母親的格局也許不大,見證了「頭髮長,見識短」的古訓,但是母親的懷抱很大,能容下所有的孩子。

在農村的人,看過母雞帶小雞,就常常遇到這樣的場景:母雞的身下的羽毛裡,有所有的孩子,一個都不能少。

另一面,母親的胸懷裡,唯獨沒有自己。就像老鷹捉小雞的遊戲一樣,母親讓最難的事情留給了自己,而讓最安全的地方,給了兒女。

我的母親,地地道道的的農民,一輩子都沒有去過省城,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但是母親常常說:「你們,要去城裡混,多賺錢,多讀書。」

為了兒女讀書,母親開墾了兩畝菜地,每到趕集日,就去集市賣菜。

有一天,我跟著母親到了集市,還在菜市場的邊上,吃了一碗牛肉麵。但是母親呢?在一旁看著,說:「你吃,我不餓。」

就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母親拿出了家裡帶來的飯糰——不是不餓,而是捨不得。

當我在城裡買房的時候,母親從家鄉趕來,送來兩千元錢。

母親的錢包,裡三層,外三層,包裹得嚴嚴實實。錢不多,但那是母親賣了兩頭豬,還有賣了一年的菜,所有的收入。

是的,母親辛苦了一輩子,卻沒有考慮退休;連像樣的老屋,也沒有留下來。

天下,有多少母親,為了兒女的出路,斬斷了自己的退路?

看看農村的家庭就知道,要把兒女送到城裡,或者讀大學,母親的脊背彎下去了。

我的老家有這樣一句話:「如果肩膀扛不住,那就用脊背頂著。」這就是母親的形象。

或者說,母親最好的退路,就是看著兒女長大了,能獨立生活了,就心滿意足了。

#母親很蠢,活一輩子,都是「摳摳搜搜」的樣子。

也許,父親在某天,邀約幾個朋友,會海吃海喝一頓。但是母親卻不太樂意。

母親做事,一輩子都不夠大氣。若是父親大氣了一些,母親還會反覆責備。

這一點,很多城裡的母親,也是如此。也有一些退休的老太太,圍著垃圾桶轉,就是為了得到一些廢品,一個月能賺二三十塊錢。

「摳門」,似乎變成了母親的專利。尤其是生活在底層的家庭。

我們可以想象,一對農民工夫妻,要養活兩個兒女,並且把兒女送到大學。在開支越來越大,收入卻無法擴張的情況下,母親就承擔起來摳門的任務,把生活費降到最低。

工地上,選擇最便宜的一份飯菜;想辦法自己買點菜,架起簡陋的灶台,都是母親的事情。

母親老了,兒女送的新衣服,不捨得穿。而她更喜歡很舊的衣服,甚至穿兒女的舊衣服、校服。

母親對外人說:「兒子的校服很牢,也很暖。」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母親以穿舊衣服為驕傲,還會炫耀幾句。

知名歌手邁克爾傑克遜說:「有了母親在身邊,我們不必去尋求別人。」

當你困頓了,熬不住了,受傷了,求誰,不如求母親。因為母親的心,是軟的,也是暖的。

過了中年,人生就定型了,改變命運的機會越來越少。懂得母親的概率,越來越大。

真的,不是所有的母親,都打扮得體,濃妝艷抹,還能坐在豪車裡。

大部分的母親,跟隨一個收入不太高的父親,平平淡淡過了一輩子,卻任勞任怨。

母親除了持家,也還要賺錢——工地上、工廠裡、地攤裡、泥地上…都是母親的身影。

母親很年輕的時候,是一個單身的姑娘,也想嫁給土豪,還希望遇到潛力很大的男人,但是她一旦出嫁了,就放下了期待,活成了卑微的樣子。

母親笨笨的,不知道享福,不知道關愛自己的身體,不知道世界有多大。

母親的愛,很細,慢慢品,五味雜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