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越簡單,越貴氣

什麼才是貴氣?

是渾身上下都是奢侈品?

還是脖子上、手上都是珠光寶氣?

是出去吃一頓飯是別人一個月的工資?

還是想去國外旅遊就去國外旅遊?

這些都是物質堆砌起來的,能夠一眼就看出來的,但是所謂貴氣,一則是貴,二則是氣,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貴是物質上的,而氣也是氣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是雖然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但是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體會到對方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

所以,貴氣,絕不僅僅是金錢堆砌起來的那麼簡單,更多的是一個人返璞歸真之後,所體現出來的一種感覺。

它不是有形的,不會隨著時間地推移而淡化,它是無形的,會隨著時間地推移而歷久彌新。

因此,對於中年女人來說,越簡單,便越貴氣。

人,越是簡單,便越是高級

作家梭羅遠離了城市喧囂,一個人在瓦爾登湖居住了兩年零兩個月。

在這個地方,他一個人搭建小木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城市的車水馬龍,也沒有了那些處理不完的人情世故。

在這裡,簡樸的生活方式以及安靜的環境使得他的精神保持了高度的集中。

也是在這樣一個沒人打擾的環境下,梭羅創作出了舉世聞名的著作《瓦爾登湖》。

而梭羅在《瓦爾登湖》一書中寫道:“把一切不屬於生命的內容剔除得乾淨利落,簡化成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

現實生活中,很多女人覺得人一定是越有錢越好,一定是看上去越美麗越好。

所以她們在四十歲的年紀裡,還是四處奔波,琢磨著該怎麼一夜暴富,又或是因為自己臉上出現的一條細紋而傷春悲秋。

但是,當我們拋去了那些世俗的慾望之後,就會覺得人生其實沒那麼傷感的事情。

大多數的負面情緒都源自於我們自身的焦慮,總覺得擁有的越多才越好。

事實上,當我們放下執念,當我們開始簡單地面對生活的時候,一直追求的高級感就會不期而遇。

所有的氣質都源自於去繁從簡

在《朗讀者》的舞台上,曾邀請了詠梅和陳數等嘉賓,而當詠梅和董卿一起同框的時候,觀眾紛紛表示,這兩個人站在一起就會給人一種國泰民安、歲月靜好的感覺。

詠梅穿著一件很簡約的長裙,頭髮也是簡單的黑長直,臉上略施粉黛,沒有一件譁眾取寵的首飾,但是只要她一出現,就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原因就在於詠梅自身散發出來的氣質,這份氣質源自於簡單,源自於去繁從簡。

我們經常會看到國際時裝週又發布了什麼衣服,可以看到,那些出圈的、可以給人帶來眼前一亮的感覺的衣服,大多具備最簡單的元素。

倘若一件衣服空有設計感,一味地將元素堆疊起來,那麼人們就會覺得這件衣服很擁擠,很廉價,而不會覺得它有任何的高級感。

《斷捨離》當中有這樣一句話:“不管東西有多貴,有多稀有,能夠按照自己是否需要來判斷的人才夠強大,能夠放開執念,人才能更有自信。”

大道至簡,所有的東西都是越簡單越純粹,越簡單越高級,而當中年女人開始去繁從簡的時候,清空了內心的空間以後,那些高級感才會散發出來。

人的高級感離不開減法生活

一間房子裡面堆滿了雜七雜八的東西,連下腳處都沒有,整個房子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壓抑、擁擠和昏暗的感覺,人處在這樣的一個房子裡也不會感到快樂。

當我們開始整理收納,當我們開始把那些不重要的東西清空的時候,就會發現原本狹小的空間開始變得寬敞起來,空氣也開始流通,清爽感也就隨之而來。

我們總覺得自己感覺不到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擁有的東西太少,其實是因為我們負重得太多,所以才會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那些依靠奢侈品堆砌起來的,從來都不是貴氣。

就如時尚作家黛娜·托馬斯在《奢侈的》一書裡寫道“奢侈品的價格,其實是為了抬高人們對待它的態度,當你以莊重的態度對待一件東西,它才顯出奢侈的品格。”

所以,我們不妨試著把自己當作奢侈品對待,去繁從簡,對自己的人生做減法,把那些不重要的東西都剔除出去,只留下真正需要的。

如此一來,我們的人生才會在中年這個階段變得通透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