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一個不疼愛老婆的男人!才是女人在婚姻中絕望的真相

有時候小編會覺得,做女人真累

前半生被當成公主一樣受到家人寵愛

連飯都不見得煮過一次。

後半生若是遇人不淑,就從天堂掉進地獄,一輩子難以逃脫

在老公身邊,能繼續當公主的不多見。

不過若是她開始主持家務,丈夫仍願意心疼愛護她,

依然是值得的最怕的,是你忙了一整天,

老公回家你還要迎接他的臭襪

以為你天天在家閒著沒事幹,這種男人最要不得。

01

煩悶的夏日午後,小欣躺在悶熱的臥室裡,身邊睡著剛剛出生才五天的孩子。

小欣此刻最大的願望就是好好睡一覺,可是她不敢,她怕自己沉沉睡了過去,

孩子醒了她聽不到,從宮縮的那一刻起到現在,

她已經快有一周沒好好睡過一覺,所以,她更不敢合眼,她擔心自己睡得太沉。

屋子裡只有她和孩子兩個人,老公上班,婆婆出去逛街了,

或許是她不想看到她們娘倆吧,總之,她就是躲開了。

小欣回憶著自己當初生孩子的情形,她心想,時間過得真快呀,

一轉眼十年過去了,當初睡在她身邊的那個小肉團團已經上小學四年級了,

十年間,她自己辛苦帶著孩子,沒有怨言,因為她知道這是作為一個母親最基本的素養,

而對於老公和婆家人,她有著太多的怨言,一切怨言都是從她生下來了女兒那一刻開始的。

小欣能回憶起往事,因為剛剛老公打過電話過來,帶著埋怨和指責,

他說小欣根本就沒有良心,婆婆住院一個月了,她也不過去看看她,

可是小欣卻面無表情的說:「當初我做月子你不也沒管嗎?」

02

要不是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也許在出月子的時候小欣就離婚了,

可是既然有了孩子,她忍著委屈也要維持家庭的完整,

畢竟不管婆婆對她是怎樣的態度,可老公對孩子還是用心的。

小欣在悶熱的伏天裡,忍著剖腹產刀口的傷痛,

自己一邊得給自己做些吃的,一邊還得看著孩子,

婆婆不但不幫忙,有些時候還嫌棄小欣做事不利索,

小欣清楚地記得,月子裡有兩次她回了奶,因為心裡太窩氣了。

她沒有爆發,只不過是不想吵醒還在熟睡的孩子,

但是,這個月子裡的仇恨,她是永遠都忘不了的。

從那個時候起,她就發誓,以後休想讓她伺候婆婆一天。

小欣的要強和倔強是在月子裡練就的,

有些時候一個人撐過了最艱難的時期,自己就會瞬間變得強大了。

過了月子,過了餵奶期,小欣開始恢復了工作,

她知道,婆婆之所有這樣對待她,一是因為她那個時候不上班不賺錢,

二是因為她生了個女兒,所以她在婆婆面前即便做得再好,也不受待見。

她知道,指望老公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婚前的他和婚後的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他若是一個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會讓她在婆婆面前受盡了委屈,

今後,她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己了。

03

恢復工作的小欣下了狠心讓自己在極短的時間內

就撿起了之前的業務技能,而且還不斷地給自己制定新的目標,

不斷地挑戰著自己,當她把一大筆生活費擺在婆婆面前的時候,

曾經那個甩給她冷臉的婆婆,瞬間就眉開眼笑了。

小欣相信這個世上的人和事都是要用利益來說話的,

尤其是在婆婆家,她是親眼見證了什麼是勢利。

時間過得很快,小欣一步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當年那個在月子裡對她不管不顧的婆婆也老了,

從她生病住院的那一刻起,小欣就告訴自己,她是不會去醫院看望她的,

她要讓婆婆知道什麼叫被冷落,什麼叫心涼。

所以,儘管小欣的老公在電話裡有無盡指責和抱怨,

小欣也沒有半點愧疚,當初她何嘗不是也遭遇了這樣的待遇,

若不是心寒,她怎麼能用這樣方式來對待婆婆呢?

用小欣的話說,在利益面前,永遠不要談什麼親情,

因為人心都是自私的,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因為利益而瓦解。

04

時隔多年,小欣和婆婆之間月子之仇就這樣一直都解不開。

其實,小欣也不想讓自己這麼絕情,若不是在坐月子的時候她受了婆婆的冷落,

她怎麼會對這個仇恨牢記一輩子呢,可是這種仇恨也是導致家庭其他問題的根源,

比如小欣和他老公之間的矛盾,她對他的徹底失望,也是因為月子仇引起的。

可是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如果生活還要繼續下去,

那就得及時想辦法化解心裡的疙瘩,畢竟是一家人,還要相處一輩子。

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兩個人都能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

婆婆要理解兒媳的不容易,兒媳要理解婆婆所處時代的固化思想,

人心都硬的,但也人心也是很容易被感化的,

與其就這樣怨恨著對方,不如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其實夫妻之間總會有很多磨擦

尤其是當兩個人從不同的環境走出來

要共同面對一個新的環境時

就一定會有摩擦,這樣的情況下

總是需要你退一步我退一步

當你遇上一個不願意為你退步的男人

而你又與婆婆同住,便沒了依靠

在你寄人籬下的時候,就會感受到四面楚歌。

你做什麼都是錯,你說什麼都有人挑剔

不論你如何討好,都會被人當作理所應當

所以女人阿,一定要小心地尋覓另一伴

嫁錯了人,苦的就是一生。

寧可一生不嫁,也不能嫁給一個不珍惜你的男人

畢竟自己擔著還能做女王,嫁錯了,就只能當女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