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有時不是不想計較,而是覺得沒有必要

沉默,有時不是不想計較,而是覺得沒有必要

早上刷手機時,看到這樣一個話題:“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沉默的?”

很多人發表了自己的觀點,被提到最多的是,在常常被誤解之後,發現使勁了全身力氣去辯解,也不會真的洗清自己的時候。

的確,在長大的過程中,很多人都會遇到這樣、那樣解釋不清的事情。

很多時候,不是你不想解釋,而是你解釋了別人不一定能理解。

所以,慢慢地我們變得越來越沉默,即使自己內心波濤洶湧,也不想向外表露一點兒情緒。

這不是說自己沒有情緒,而是我們長大了,學會了不去計較。

 

01:既能看清,也能看輕

去年,一個不是很熟悉的同事突然發消息說自己要結婚,希望我能來,雖然心裡很納悶兒,但還是去了。

本以為,參加完婚禮之後關係應該會比以前近一些,可每次碰到她還是點頭之交。

既然她不想和我做朋友,為什麼婚禮還要邀請我,我十分不解。

後來和另一個同事聊天,無意中提到了她,我把自己的困惑訴說了出去,

同事很憐憫地告訴我,她邀請我去參加婚禮是為了湊數的。

因為,在她們老家,女方結婚時伴娘必須得是雙數才吉利,但同事結婚時伴娘少一個人。

恰巧我是外地的,上班地方又離她老家近,所以就成了那個頂替品。

當時知道原因之後,我特別生氣,本想著等她蜜月回來要去找她理論一番,但真的到她回來時,情緒卻沒來由的平穩了。

有時我會想,是不是自己變得懦弱了,沒有了年輕時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衝勁兒了?

但後來才發現,隨著身邊不如意的事情越來越多,我遇事更傾向於保持沉默。

並不是說,自己沒有了想發洩的情緒,只是覺得事情發生了,再去爭吵沒什麼用,換來的還是讓自己生氣。

相反,選擇釋然,不去計較還能讓自己每天都過得開心一些。

我並沒有變,還是以前那個自己,只是學會了和現實和解,放過別人,也放過了自己。

對於像同事那樣的人,本來也就不熟,聯繫與不聯繫又有什麼關係呢。

有人說:“做人的最高境界,不是你看清了多少事,而是你看輕了多少事。”

從咿呀學語到步入社會,我們難免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各種各樣的事,如果每件事都去計較,到頭傷害的只是自己。

學會沉默,不是說面對任何事都默不吭聲,而是在看清了許多人和事後,選擇性的去忽略。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值得我們上心。

 

02:沉默,也是保護自己

魯迅先生曾說過:“人,一旦悟透了,就會選擇沉默,不是沒有了與人相處的能力,而是沒有了與人逢場作戲的興趣。”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人生路上的苦行僧,修行的境界越高,沉默的次數會越多。

這不是說我們沒有了情緒,只是覺得人各有異,如果不可挽回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計較也沒有任何意義。

奇葩說裡有一期,羅振宇說:“髒話是人的情緒走到了盡頭。”

而馬東說:“不是,情緒到了盡頭是沉默。因為說髒話說明你還憤怒,而憤怒說明你還有情緒,可沉默,是絕望,是徹底的死心。”

很多人認為,沉默就意味著示弱,但事實是,他們只是懶得計較,懶得解釋。

和對方爭執只會佔用時間,影響心情,沒有任何正面的作用。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學會將沉默,作為一種表達情緒的方式。

這樣,既是保護自己,也是寬恕他人。

憤怒的時候,我們容易喪失理性,會容易做出一些瘋狂的事情,而沉默能讓人冷靜下來,從壞情緒中抽離出來。

所以,與其憤怒到失去理性,還不如保持沉默。

每一個成熟的人,都會適度的沉默,所謂成長,其實就是變得越來越沉默,將哭聲調成靜音的過程。

 

03:越低調,越沉默

俗語說:“水深不語,人穩不言。”

很多人,把生活當作拼死拼活的戰場,不管對待任何事情,總是想和別人一較高下,處處都要發言表明自己的立場。

殊不知,這樣的張揚跋扈,既誤了自己,也傷了他人。

靜水流深,越是胸有溝壑的人,處事時越是低調不張揚。

前幾天看《非你莫屬》,很多求職者一上來,只要講到自己的價值選擇與企業家不同時,總是遭到他們的嘲諷和打壓。

後來,看了北大李晨的那一期,覺得總算有一個人,可以平等地和企業家對話了。

但他一張嘴,去單挑場上的十幾條嘴,還是處於下風。

後來,看到他揭秘這個節目的剪輯問題時,才知道,如果企業家選擇正確的沉默,對一個求職者是怎樣大的仁慈。

沉默,是一個人最深的境界,是一個人最睿智的體現。

沉默,也是看透後的不言,看淡後的不爭,是為人的氣度,做人的灑脫。

學會適時的沉默,管理好自己的情緒,人生活起來才沒那麼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