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累,叫做「管的太多」

愛管閒事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閒不住,看到什麼事情都想管一管。

比如:鄰居家的誰兒媳婦跟兒子鬧彆扭了,誰家閨女嫁了個年齡略大一些的老公,誰兒子快三四十了還沒找到媳婦兒,愛管閒事的人都要插上一嘴。

「你那兒媳婦也太不懂事了,你看那誰家的兒媳婦多懂事,既溫柔又賢惠。」

「那誰家的閨女找了個跟她爹差不多年紀的老公,肯定是看上人家有錢,不然怎麼會選個老頭過日子。」

「你看那誰家的兒子,都老大不小了,還找不到個媳婦,指定這人有毛病。」

總有些喜歡管閒事的主兒,整天閒來無事,今天東家長,明天裡家短,到處說人閒話,積極作用沒起幾個,人倒是得罪了不少。

要知道,別人怎麼過日子,怎麼活,是別人的事情,實在沒必要對著別人的生活指手畫腳,有這閒工夫,不如多到花園裡賞賞花,實在沒有花就到河邊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多好。

然而對待自己家的人,更是各種指手畫腳,百般強勢。

以至於自己覺得很累,惹得身邊的人也很反感。

前段時間看電視劇《以家人之名》,劇中齊明月的媽媽金玉香就是那種「管的太多型媽媽」,在家裡她永遠擺著一副「唯我獨尊」的高姿態。

認為女兒和老公都必須聽她的,女兒學什麼,做什麼,幾乎都得聽從她的安排,就連女兒齊明月跟誰做好朋友都得聽她的,倘若有一絲忤逆,她就會嚴厲訓斥,這使得女兒月亮內心十分牴觸,並漸漸產生逆反心理,於是在高考的時候故意少填一張答題卡來表達對自己母親的強烈不滿。

而她的丈夫更是因為怕麻煩而屢屢妥協在她的強勢之下,最終因為再也忍受不了她的強勢以及「管的太多」,堅決要和她離婚。

女人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此,以為自己大包大攬地為家人做每一個決定,是在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全部的愛,卻從來不管對方到底願不願意,喜不喜歡,快不快樂,這種「愛」只會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沒人想要。

因為這樣的愛,太沉重了,重到讓人只想逃離。

喜歡管的太多的人,不僅會活的很累,還會令被管的人感到很累。

跟喜歡多管閒事的人相處,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你做個什麼,一旦對方看不慣,自己就要被數落一番,相信沒有人能受得了這種窒息感,而愛管閒事的人則會覺得自己勞心勞神,卻吃力不討好,搞得自己很累,還為難了他人。

所以說,不管是對熟悉的人,還是不熟悉的人,凡事都不要管的太多、太寬,該管的可以管,不該管的,請一定管住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