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去世了,我還剩下什麼?

有一天,我去世了,

恨我的人,翩翩起舞;

愛我的人,眼淚如露。

第二天,我的屍體頭朝西埋在地下深處,

恨我的人,看著我的墳墓,一臉笑意;

愛我的人,不敢回頭看那麼一眼。

一年後,我的屍骨已經腐爛,

我的墳堆雨打風吹,

恨我的人,偶爾在茶餘飯後提到我時,仍然一臉惱怒;

愛我的人,夜深人靜時,無聲的眼淚向誰哭訴。

十年後,我沒有了屍體,只剩一些殘骨。

恨我的人,只隱約記得我的名字,已經忘了我的面目;

愛我至深的人啊,想起我時,有短暫的沉默,

生活把一切都漸漸模糊。

幾十年後,我的墳堆雨打風吹去,唯有一片荒蕪,

恨我的人,把我遺忘;

愛我至深的人,也跟著進入了墳墓。

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徹底變成了虛無。

我奮鬥一生,帶不走一草一木。

我一生執著,帶不走一分虛榮愛慕。

今生,無論貴賤貧富,

總有一天都要走到這最後一步。

到了後世,霍然回首,

我的這一生,形同虛度!

我想痛哭,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我想懺悔,卻已遲暮!

用心去生活,別以他人的眼光為尺度。

愛恨情仇其實都只是對自身活著的,每一天幸福就好。

珍惜內心最想要珍惜的,三千繁華,彈指剎那,

百年之後,不過一捧黃沙。

我想最無奈的可能就是生命本身的有限性。

我們的生命隨時可能停止。

我知道這個事實很難接受,

但是亡這個讓我們恐懼甚至詛咒的傢伙,

它也許是生命最忠實的朋友,

而不是生命的敵人。

我們需要直面的終極失去,

就是失去自己僅有一次的生命。

這個時候所有的愛情,夢想,事業,

關係都會畫上句點,

不管我們是平靜喜悅,抑或是滿懷遺憾,

到了生命盡頭,我們都只能離開。

所以一個人越早的開始直面亡的失去,

他就越早能夠放下去追逐那些社會準則裡的成功和榮譽,

去做真正讓自己能夠「死而無憾」的事情。

我想最終一個人對生命的臣服,

是她深深理解自己生命長度的有限性。

她並不放棄任何一線生的希望,

但同時她也能夠在生命真正接近盡頭時臣服於命運,

好好地跟自己愛的人告別,

盡可能了無遺憾的離開,

而不是做垂死的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