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裡,人品很差的親戚,往往有這3個特點

穆爾說:「一個人為尋求他所需要的東西,走遍了全世界,回到家裡,找到了。」

家是一個小社會,我們在外面會經歷的人性美醜和人情冷暖,在家這個小單元里,都能找到。

俗話說,家家都有難念的經。

沒有一個人,從未感受過來自家庭的創傷,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家庭中的具體成員。

家人親戚之間,本來應該互相包容和支持,但品行差的人,只會老,不會好。

有以下這3個特點的人,往往人品很差,我們儘量避免與他們有任何交集。

看到別人生活順遂,就心生嫉妒,喜歡「拱火」

《白鹿原》中,白嘉軒為了賺錢,種著十畝罌粟,在確定罌粟是賣到藥鋪,而不是被送到煙館害人之後,他才放心。

可誰知,在他從城裡返回原上時,鹿子霖故意弄掉了白嘉軒的錢袋子,這些明晃晃的東西很快勾起了原上人的貪念,人們紛紛打算效仿;

不僅如此,鹿子霖還當著原上眾人的面,激將白嘉軒,利用群眾的呼聲和欲望,逼得作為族長的白嘉軒進退兩難,威信全無。

最終,罌粟給白鹿村帶來了災難和動盪。

雖然白嘉軒種罌粟這事很不妥,可現實生活中,即便是有的人謹守著道義和良知,憑藉自己的努力和勤奮,得到了好運的青睞;

身邊依然會有如鹿子霖一樣的人,心生嫉妒和敵視,等著落井下石。

有人總結過,人性就是你可以過得好,但不可以比我過得好,尤其是對親戚和朋友。

過得不太好的人,看到親戚過得更幸福,容易起覬覦之心,想要巧取豪奪;

這種親人,要麼私下裡散播對別人不利的謠言,說些「酸話」,要麼在心裡詛咒對方會不幸,要麼就像鹿子霖一樣,利用周圍人的嫉妒和爭鬥之心,把一些本性善良的人逼得無路可退。

孝順父母時,小氣摳門,懶得出錢出力

科克說:「每個人的家對他自己都像是城堡和要塞。」

但就是有一些人,對待給自己搭建城堡的人,沒有感恩之心,總是怠慢又小氣。

同學小歡,有個大自己5歲的姐姐,兩姐妹在對待父母的態度上,有天壤之別;

大學畢業後,他們各自成了家,姐姐的小家收入頗豐,小時候,也是姐姐在家裡備受寵愛;

可一次,小歡父母在干農活時,從房上摔了下來,小歡急在心上,想給父母一筆錢,讓他們好好養病,翻修下家裡的小房,可姐姐卻提出反對意見說:

「咱爸媽都是能將就的人,身體多養養,也就好了,咱們沒必要那麼操心上火。」

一個家庭里自私的人,萬事都是從自身考慮,他們只管自己舒服即可,一點不顧及恩情;

親人為她付出是理所應當,她為親人擔待,就總有各種理由推脫,比登天還難;

一個不懂得報答父母、照顧父母感受的人,心狠又涼薄,別指望他們能與你同心同德,擁有親人般的感情。

習慣性斂財,仗勢欺人

《白鹿原》中,鹿子霖因為傷害過白孝文,被對方暗害,送進監獄3年,經歷了刑訊、欺凌和無盡的孤獨;

出獄後,已經對人生有所頓悟和反悔的鹿子霖,在白嘉軒家吃飯,說出了「心狠蝕本」的話,不得不說,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本人也是自作自受。

一個家庭里,基於血濃於水的親情,人們應該互幫互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可現實中,不少人對親情早就寒了心,因為能直接傷到你的,恰恰是親近的人;

一些親戚不僅習慣性斂財,到處尋覓占大便宜的機會,撈取不屬於自己的財富,對其他親人的窘境視而不見,還仗勢欺人,拿別的親人當傻子糊弄和欺瞞。

就像鹿子霖的父親鹿泰恆對他的評價:

你這鄉約啊,也就是吃老百姓的。

同樣,一些親戚能發達,主要就是靠「吃」其他親人的;

不瓜分乾淨,他們不死心;

但「心狠蝕本」,親戚不計較,不代表他們心裡不知道,如果這種貪婪的人遭遇危難,那才是他們應得的下場。

落得如此,是他們人品差,作繭自縛,怨不得別人。

汪曾祺說:家人閒坐,燈火可親。

家人和親人是人生的第一筆財富,對待他們,既要有對待親近之人該有的熱情和真誠,也要有對待外人應有的謹慎和距離。

不要太天真地相信愛能化解一切恩怨,不要親戚有什麼難處都去幫,因為有些人的心你是暖不熱的,這種親戚,不要過分寬容,必要時要敢於為自己「爭口」;

當然親人之間,一些無關原則和良知的小事,也可以不做計較,擺出一副容人的態度來,友好相處。

希望我們都能有長久的、良性的親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