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命的女人,一眼便能看出來

影視劇《夢華錄》裡,有一句話說得好:「女人貴自立,一旦想要依靠別人,就有了弱點。」

一經播出,便在精神內核上引起了共鳴。

一個女人要想富貴,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個人的精神力。

很多人覺得富貴即物質,在物質上孜孜以求,樂此不疲。

實則不然,物質只是一個方面,更多的還有精神上的富有、情感上的富有和家庭的富有。

這樣的女人,大多純真而又自然。

就像三毛在《雨季不再來》中寫道的那般:「做一個真誠的人,不放棄對生活的熱愛和執著,在有限的時空裡,過無限廣大的日子。」

女人的富貴命很好看出來,從她的家庭氛圍中,便能窺得一二。

環境可以營造,而氛圍不能,與前者不同的是,後者更有微妙的情愫滲入其中。

不止是夫賢子孝,更多的還有一個家族的情感往來,這樣的女人,最是富貴命。

除此之外,心境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積極向上的女人,大多生活差不到哪去。

在巴克曼的《清單人生》中,有句話讓人感同身受:「拒絕在時間的長河中隨波逐流,不要在快樂的漩渦中,永遠沉溺下去。」

這或許就是女人最好的生活方式,什麼時候,都要保留自己的思考。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太過清高,學著安靜地過活,有目標地向前,便是最佳。

學著少讓情緒影響自己,情愫可以萌生,而情緒過多,干擾判斷,也就得不償失。

01、看她的家庭氛圍,融洽更能孕育幸運

人這一生,都離不開家庭兩字,或是身為子女的大家庭,又或是為人父母的小家庭。

兩個家庭的運作,往往離不開各自的努力。那些氛圍更融洽的家庭,更能由內而外的影響一個人的運氣。

父輩的影響和後輩的教育,往往能夠潛移默化,影響一個女人的發展。

有句話說得好「家不昌和,何以順遂」,說到底,就是一個家庭的家風。

在認知和行為舉措中,都能有意無意地改壞為好,轉危為安。

就像電視劇《流金歲月》中,雙女主的不同人生境遇,也讓人看出了不同的家庭,培養出來的孩子不盡相同。不止是心境,還有為人處世。

蔣南孫相較於朱鎖鎖,家庭教育更為豐富,人格培養也更為推崇。

而朱鎖鎖不同,自幼父母離異,寄住在舅舅家。

寄人籬下的壓力迫使她更快的進入社會。

她變得習慣於用言語來武裝自己,圓滑而又世故的舉止,小心翼翼地維護屬於自己的人生尊嚴。

在蔣南孫可以不費力氣的東西,朱鎖鎖卻要花上數倍精力。

兩個人的差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家庭,一邊是幸福美滿的蔣家,一邊是破敗不易的原生家庭,個中遭遇,自是不同。

02、看她的狀態心境,時時勉勵最是好命

人這一生,始終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差異,有的人出生就在羅馬,有的人出生便需要全憑自己。

一個好的狀態和心境,往往是與他人競爭的必要因素。

作家劉震云提出過這麼一個觀點,也就是我們所知的「歸零心態」,即把一切都清空,把一切的過去式,都轉而成為現在時。

時鐘一圈便是一天,人也是如此,兜兜轉轉也就是一生。富貴命的女人,最清醒的觀點,便是不和他人比長短。我們怎麼過自己的生活,便怎麼過自己的一生。

就像電視劇《夢華錄》中的趙盼兒和孫三娘,兩人從錢塘茶舖,到半遮麵茶樓,再到永安樓正店,各種心酸,難以言說。

開茶莊而遇暴雨侵擾,開酒店又被詬病陷害,其中也有退縮,想著開店不成再回錢塘。

可是每次挫敗之後,她們都有著極強的應對力,及時調整自身的心態,最後的永安樓,也做成了東京城下首屈一指的酒樓。

心態看似可有可無,但在人的選擇中,有極強的順導作用。一個人的富貴命,從來不是突如其來,而是行動力再輔之以心境。

03、看她的反應情商,相處舒服最能富貴

有一句話說得好:「言遲則貴、面緩則圓、心靜則明。」

學會用清淨心去思考,才能做到《昭德新編》中的「心靜極則形像明,心靜極則智慧生」。

女人的富貴命,藏在她的情商之中,就像電視劇《心居》中的顧清俞那般,從不出口斥咄他人,從來都是笑臉以對。

在家人沒有人照顧,而不得不麻煩小姑的時候,她從來都是給足了尊重。

不僅在家附近,為她添置住處,更是學會調解姑媳矛盾,顧家也就變得越來越好。

富貴命的女人,不在於她擁有什麼,而在於她做了什麼。做到不急、不慕、不怒、不亂,便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