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得捨得,越舍越得

記憶裡,母親是位特別大方的人,家裡但凡有點好吃的,

她情願自己不吃,都要送給隔壁鄰居們嚐嚐鮮。

以前家裡生活條件拮据,一年也吃不上幾次肉湯,但只要家裡煨了湯,

第一碗母親總會添得冒尖送給隔壁的爺爺奶奶吃。

一吊鍋湯我們姐弟仨每人一碗,父親一碗,往往到母親的頭上連湯汁都不剩,

但她毫無怨言,反而覺得是應該的。

爺爺奶奶走得早,多虧了隔壁鄰居的爺爺奶奶們悉心照看,你們才平安長大。」她經常如是說。

我家院子裡有一棵多年生的葡萄樹,每年夏初碩果累累,果實成熟的時節,

母親不辭辛苦爬上架梯摘下來用井水清洗乾淨,放進竹籃裡繞著村子一家家送。

那時我們年紀尚小,不明白母親為什麼總喜歡送東西給別人吃,

但見母親這樣做,我們也習以為常地跟在後面幫著送。

瓜果成熟的季節,村里的大媽大嬸們也會送給我們吃,

家里八仙桌上常常堆滿了西瓜、李子和桃子,有時候也有香噴噴的梔子花和金銀花。

後來母親學會了釀葡萄酒,每年要釀200來斤,開壇的日子,

清甜醇香的葡萄酒醉了整個村灣,村里家家戶戶都喝過母親釀造的葡萄酒,

特別是農忙「雙搶」的季節,人口多的人家很快就忙完了,父親是獨子,

我們姐弟仨又小,好心的大叔大嬸們忙完自家的農活,又趕著來幫我家搶收搶種。

「就饞你家的葡萄酒。」鄰居大叔笑著打趣。

村里民風純樸,「幹活不要錢,只混個肚兒圓」。

鄰居們吃了喝了,母親硬是要每人再帶上一瓶葡萄酒心裡才踏實。

「自家做的,算啥呢?大熱的天人家幫咱幹活,頭上太陽曬,水里螞蟥咬,這份情誼厚著呢。」

後來我長大成家了,嫁的是兄弟多的「大戶」人家,母親很高興,她一直眼饞「大戶」

人家過年幾大桌,栽田一大片的盛況,這下終於在我的頭上圓了心願。

曾聽說婆媳、姑嫂、妯娌之前的關係很複雜,一下子落到我的頭上,

我擔心處理不好,母親開導我說:「沒啥好擔心的,人心換人心,你好,人家也差不到哪裡去。」

母親所說的「好」,其實就是捨得,在以後的日子裡,我一直像母親一樣,

家裡但凡有好吃的,我都會先緊著公婆吃,有好玩的,也會送給侄兒侄女們玩。

哥哥嫂子們工作忙,侄兒侄女們每到寒暑假,都會到我家來跟著爺爺奶奶住上一段時間,

對於孩子們天性使然的瘋鬧,我不僅從來沒有嫌棄,而且想著法子與他們打成一片,

為他們織毛衣、幫他們補習功課。一直到現在,孩子們跟我從來沒有代溝,

有什麼心裡話也喜歡找「么嬢嬢」說,有什麼開心的事也喜歡找「么嬢嬢」分享。

跟哥哥嫂子的關係也因此處理得非常融洽,公公婆婆也拿我當女兒一樣疼愛。

在學習和工作上我也是捨得的,捨得下功夫學習,捨得勤勤懇懇工作,工作越做越順利,生活也越過越幸福。

母親雖然是位平凡的農村婦女,但她的堅強、善良、勤勞和智慧,深深影響著我,讓我受益一生。